当前位置:首页

实现体育设施的共享

2020-11-16 03:40

福田区的下沙小学此次开放了他们的篮球馆和羽毛球馆,随着来锻炼的市民增多,校长柯坚林有了新的担忧:“篮球是个有身体碰撞的项目,羽毛球打起来也很有对抗性,我就担心锻炼的市民会在学校里发生摩擦,打架斗殴,学校管理起来难度就太大了。”华强职校总务处的张系民主任则表示,一些老年人会带着婴儿来学校操场,美其名曰“看别人打球”,但是老人、孩子的反应都较慢,万一被球砸中砸伤,谁来负责?至于在学校里丢东西的、锻炼受伤的,如果这些责任都转嫁到学校的头上,学校无疑将“压力山大”。另一方面,体育设施和办公、教学区域难以完全隔离,也为学校的财产安全带来隐患。

面对成本的增加,一些学校选择通过部分场馆收费的方式,对开放的体育设施进行“贴补”,但因为缺乏统一的收费标准,学校也显得“腰杆不硬”。桃源中学校长刘安海就坦言,他们的体育场馆收费标准尽管只有市场价的一半,但“还是希望相关部门能统一收费标准。如果有明确的政策指引,学校无论是收费还是管理都好办”。

在《盐田区学校体育场馆设施开放工作实施细则》中规定,应“由开放体育场馆设施的学校统一购买公众责任险”,这样会将风险系数降到最低。但是据记者了解,目前很少有学校主动购买这个保险,大部分学校还在承受着“权责不明”的重担。“学校开放体育设施,可以拉近学校和社区居民、学生和老师家长的关系,又可以为全民健身出一份力,我觉得是件好事。但我们希望相关部门能出台更细化的配套政策,让我们的管理‘有法可依’。而且,全社会的体育设施应该有序、系统地利用起来,这样才能让更多市民受惠,也能让学校的负担减轻一些。”郑国麟说。(记者 吴吉)

罗湖外语学校初中部郑国麟副校长也表示,不少前来锻炼的市民都带着宠物。“我们的管理人员会尽量劝阻,但有时市民会趁着我们不注意的时候带宠物进校园。一个周末下来,我们的操场上会发现不少宠物的便溺,为清洁人员增添很多工作量。”郑国麟副校长更大的担忧在于,宠物的性格不同、习惯不同,万一在全新的环境里受到刺激,发生咬伤、追赶等事件,学校要背负很多不必要的责任。对此,不少学校的相关负责人都表示:“欢迎市民前来锻炼,但谢绝宠物入内,也请市民自觉配合。”

“一晚上的灯光费就是几百元,再加上安保人员、清洁人员的加班费,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”,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学校负责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学校每学期因此增加的开支就达几万元。罗湖外语学校初中部郑国麟副校长也表示,他们学校的开放力度很大,平时的体育场开放到晚上22点,节假日,田径场、篮球场等都是从早上6点一直开放到晚间18点。体育设施除了要承担平时学校的教学工作外,还要面对市民的使用损耗,维护成本直升,寒暑假里的大规模维护翻新是必不可少的。另外,“还有一些市民素质不高,或者一时兴起破坏了学校的设施装备,维修更新也都需要学校‘买单’”。

深圳市第一批202所中小学向公众“敞开大门”,实现体育设施的“共享”。这项新政策从1月1日施行以来,得到了市民的一致认可。但记者从采访中了解到,惠民政策的推行暂时还缺少配套的细则,开放了体育设施的学校暂时也只能“摸着石头过河”。学校敞开大门,市民的方便来了,烦恼也来了。运行维护成本、安全隐患的增加,都让学校感受到了隐隐的压力。

1月14日,宝安区宝城小学体育馆里,许多市民在该校羽毛球馆打球。 深圳商报记者 陈锡明 摄

在盐田区教育局下发给各学校的《盐田区学校体育场馆设施开放工作实施细则》中,记者看到有一条明确的规定:“对学校在实施体育场馆设施开放工作中所增加的费用,由区财政给予适当补助,用于相关设备设施的日常维护、维修、保养和保险、管理等方面。”据了解,相关部门表示会对学校开放体育设施后增加的运营成本进行补贴,但目前,这一细则还未出台,学校只能背着这笔“糊涂账”。

“上周末,有市民来我们学校锻炼的时候带着宠物狗。按照规定,我们不能让他进去,但是这位市民并不理解,还跟我们的保安发生了口角。”华强职校总务处的张系民主任无奈地对记者说。宠物,成了学校开放体育设施后面临的第一大烦恼。